柠夏夏夏夏夏夏夏夏夏

EC这安利如何不接受233

我们这个真 ●非洲寮(1)

第一次发阴阳师的文……_(:з」∠)_

OOC非常严重……_(:з」∠)_

而且字数也比较少_(:з」∠)_

请大家多多见谅啊……_(:з」∠)_

====================================================

Chapter.01

  我是妖狐,小姐姐们不要再叫我狐妖了。

  今天我只是想单纯的表达一下我妈卖批的心情,请小姐姐们不要担心,小生我平常是不会说这样粗鄙的话的,只是小生我现在的心情实在是不用这三个字表达不出。

  我来到这个阴阳寮,就是个错误。这个阿妈和别的阿爸阿妈是不一样的。我是她蓝符一发入魂的,我依旧记得,当初她抽到我的时候,有多么的开心,甚至高兴的在原地旋转了好多圈。

  我刚出召唤室的门,一个黑影就冲了过来拉着我的手,而且那个黑影满脸是泪,小生吓到当时手一抖,差点把扇子扔出去。定睛一看才发现是地府的公差鬼使黑,他不仅已经三星觉醒了还有那身“少时黑羽”的皮肤在身。他当时就差跪下抱着我痛哭,阿妈在旁边站着只是嘿嘿的摸头笑了笑,我依旧能记得当时她黝黑的脸庞在斜阳的照射下熠熠生光。

  等小生把阿妈支开之后鬼使黑才和我说出了他为什么如此痛苦的实情,他说他本也是阿妈一发入魂抽出来的,在此之前阿妈不仅仅是非,而且手速太慢,黑车根本挤不进去,寮里当时只有几个SR,几乎是没有输出的。

  鬼使黑还说,阿妈其实不太会弄御魂什么的,当时阿妈有一个外地的阿爸教着,那个阿爸说阿妈太非的话就不要想着SSR那些大妖了,倒是可以考虑弄个SR的厉害式神先用着,比如鬼使黑啊姑获鸟啊这些的。阿妈自己可能都没想到她会突然把鬼使黑抽出来,紧接着鬼使黑就着这个怪异的姿势,开始给我讲他在这个寮里如何被迫的天天加班加点的刷御魂刷觉醒打副本带狗粮。

  听着鬼使黑吐苦水,小生我觉得当时就不该一时鬼迷心窍了来到这个黑暗的寮,我心里暗自奋发图强,想着一定要想方设法的让阿妈讨厌我,这样就能逃开那些苦差事了。

 

  可惜小生想的太美了,阿妈似乎特别盼着小生来到寮里。我刚刚走到庭院里阿妈就拿着不少红色的达摩叫我吃,我看着她开心的笑容还是默默的开始啃。啃着啃着我就到了二十级了,我想着阿妈大概是要搁置我一段时间了,这样就不用干苦差事的时候,阿妈黑手一挥直接扔了两个红达摩给我,我看着自己涨到三星,内心有些小慌乱。

  凤凰火来叫我吃晚饭的时候,我脑内便浮现出阿妈那黝黑的脸庞,还有那有些乡土气息的嘿嘿的笑声在我耳边回响,我难以想象晚饭会是什么样子。但是我赶过去之后还是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屋子里阿妈的式神们坐了三桌吃饭,每桌都是五星的口水蛙!

  作为听完了鬼使黑诉苦,坚定的相信着这个寮里没有任何和欧沾边的东西的妖狐,小生觉得眼前的场景简直震撼的仿佛有SSR大妖来了一样。看见我愣在门口阿妈赶紧放下碗筷过来招呼我坐,一边扯着我的袖子还一边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阿妈就是手太黑,抽不出SSR,这样下去寮办的都要看不下去准备给阿妈送点小礼物补偿一下,但是阿妈别的不行唯一欧的就是总能莫名奇妙的得到高星的结界卡,能让大家天天吃好的。

  恍恍惚惚的被安排到一个座位上,我一扭脸看见鬼使黑拿着碗坐在我对面吭哧吭哧的吃的开心,心里想着他下午哭诉的样子,我难以控制的翻了个巨大的白眼。等到鬼使黑也注意到我的时候,桌子上一半的菜都没有了,小生我只能捡着下饭的菜赶紧扒两口饭。鬼使黑吃饱了把碗筷往桌子上一放,也不走,就在那坐着看别人吃。过了一会儿小生也吃饱了,也把碗筷放在桌子上,开始偷偷的打量桌子旁边别的式神。

  我们同桌的还有几个式神,都是看着很好看的式神,除了叫我来吃饭的凤凰火小姐姐,之前刚刚认识的鬼使黑,还有一个白头发头上长着一个犄角的式神。这个式神小生以前没见过,本来是想问问鬼使黑的,但是现在大家都在吃饭,小生也没好意思问出口。

  等到晚上去分配的房间睡觉我才逮着机会和鬼使黑说话,他和我并肩走,我手上扛着被褥,他帮我拿着枕头。我想起来晚饭上看见的那个式神,便问鬼使黑那是谁。

  “你说他啊,”鬼使黑想了想晚上饭桌上都有谁,然后回答了我的问题。“那是阿妈抽到的第一个式神妖琴师,我是说除了寮办送的雪女和三尾狐之外的第一个式神啊。阿妈特别宝贝他,现在都四星了。”

  “可是妖琴师不是输出啊,阿妈是疯了么?”我问道。

  “谁知道她,我都没怎么见过别的寮里有用妖琴师的。啊,这里就是你以后睡的地方了,”鬼使黑拉开一扇纸门,这间屋子阿妈可能是提前叫小纸人来打扫了一下,虽然看着空空的但是也很干净。“这里本来是阿妈留给SSR大妖们睡的地方,不过她一直不出SSR,房间就空了很久,你现在来了,阿妈估计是让你先睡着,等哪天她偷渡成功你再回去我们SR那边住。”

 

  晚上我一个人在这间屋子里,外面吵吵嚷嚷的,我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于是就起身想去庭院里走一圈凑个热闹。真是,也不知道是谁大晚上的还在外面搞动静。等我走近发生源才发现是鬼使黑口中所说的阿妈最宝贝的式神妖琴师在庭院里樱花树下弹琴,只有阿妈一个人在旁边听,而且阿妈还紧绷绷的跪坐着,像是被罚的小学生一样。

  可能是我走路踩到草地上声音太大,阿妈直接扭脸过来冲我招招手,示意我到她身边坐下。妖琴师一抬眼看见我过来,马上停手不弹琴了,搞得小生我在原地站着有点尴尬。

  “阿崽啊你过来坐,不用管琴师的,他平常就这个样子,嘿嘿。”阿妈看着我有些尴尬的脸色,赶紧说了句话给我解围,我走过去挨着阿妈坐了下来,妖琴师却也不抬头看人,就是低头看着琴弦,一动不动。

  “他这是……咋了啊?”我低声的问着阿妈,阿妈只是嘿嘿的笑,还说琴师是怕生,多熟悉熟悉就好了。我看了看妖琴师面无表情的脸决定还是不要相信阿妈说的话,他一脸冷漠的样子让我想起那个四个字的词,恃宠而骄?

  我们三个又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了一会儿话,大部分时候都是阿妈和我说话,妖琴师在旁边听,一言不发。后来说着说着小生也困了,就道别阿妈和妖琴师就回房睡了。

 

  而后来我和妖琴师真正熟络起来是我和他一起上场过几次之后,当然每次都能看见鬼使黑和我们一起。阿妈似乎真的把鬼使黑当成重点输出对象来培养,给他带的都是破势御魂,还都是加攻击的,而轮到小生我的时候破势里就只剩下加生命加防御加效果命中的,我仿佛能感受到破势那个小炭人发出的嘲讽,阿妈黝黑的脸上似乎有丝丝的尴尬,我想了想和她说没关系,破势没有好的用针女也可以的。谁知道我这话刚说完鬼使黑就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我还是太年轻了,阿妈这么非能有针女简直是见鬼了,而且现在阿妈还出不了针女,说是任务做得不够,寮办不让她打。我一听这个内心就很绝望,但是我依旧想保持一下我最后的倔强,我依旧用我的眼神告诉阿妈能不能上一套暴击的,阿妈想了几秒钟。

  “不如这样啊阿崽啊,你要是能突突突二十多下当个欧洲崽阿妈就把鬼使黑身上那套御魂给你吧!”阿妈很开心的说,我觉得这样不太好,觉得这样不利于寮里式神之间健康关系的发展,但是鬼使黑的眼神告诉我他举双手双脚赞成阿妈的提议。

  既然鬼使黑没什么问题那我就一口答应下来,阿妈在自己剩下的那堆御魂里挑挑拣拣,拿了一套雪幽魂的给我。我带上这套雪幽魂的御魂,心里只剩下要突突二百下的信念,太丢人了,我虽然不是攻击雪女小姐姐但是我觉得所有式神里只有她能用雪幽魂这套御魂吧(虽然这个观念在日后被刷新了)?

 

  带着雪幽魂六件套,和妖琴师,鬼使黑,狸猫,还有雪女姐姐一起去给阿妈做日常的走进了御魂场打麒麟。在准备的时候我看了看,狸猫虽然没有觉醒但是居然和妖琴师一样也是四星,雪女小姐姐是三星满级,鬼使黑还挣扎在三星满级,听说阿妈最近在他和判官之间犹豫要给哪个升四星。小生我看了看我头上没有满级的三星,感觉里寮内暗流斗争又远了一步,霎时间雪幽魂也不是那么恶心人了。

  等阿妈开局的时候,鬼使黑已经做了一套广播体操,虽然我不太能理解他大部分还时候手都放在自己的肾上这个动作,广播体操难道不是要求全身动起来么?他这样的话等会儿拿镰刀的时候手怎么会有力气?没等我过去问问他阿妈就直接开了局,妖琴师上来就拿了一速,但是他看了我们几个半天,还是自己默默地打了一个惊弦出去,之后是雪女小姐姐的暴风雪,直接把小麒麟全部冻住,看得小生有些胃疼。

  中间等那几个小麒麟解冻了也就快轮到小生我了,阿妈看了看自己的鬼火,保守的让狸猫拿妖酒壶随便磕了一个小麒麟,然后让我突突。一想到不好好突突就没有暴击御魂,我的心甚至我的胃我的肠子都是痛的,心理上的痛苦带来了生理上的痛苦,我就这样一边捂着肚子一边弯腰,恍惚间也不知道突突了多少下,等我缓过劲来的时候我看见那只大麒麟直接倒下,虽然我看不见他的眼神但是我估计被我这种突一下只有四百多伤害还是白字的式神突突到死,可能是件非常羞耻的事情。

  后面的战斗我就没再用过大招,鬼使黑一镰刀下去小麒麟差不多就快死了,雪女小姐姐在一个暴风雪根本没有对面的回合。等我来寮里的第一场战斗结束后,鬼使黑很高兴的拍着我的肩膀说我太争气了,和外面那些欧洲寮里的非洲崽是不一样的,说我日后大有发展前途。阿妈也过来,她高兴的脸都是黑红黑红的。阿妈还拉着我的手说我和外面那些妖艳阿崽就是不一样,是欧的,是非常欧的。我被阿妈拉着表扬,心里还是挺开心的。

  但是事情的后续发展和我想的有些不太一样,等回到寮里后,我本以为阿妈会直接把鬼使黑的御魂扒下来给我,但是阿妈似乎还在犹豫,鬼使黑在旁边眼神里都不对了。经历了一整天的战斗我大概也能理解鬼使黑为什么这样急切的想要让我当主力军,刷御魂刷觉醒真的太耗费精力了,更不要说是天天刷。想到这里我的肾也隐隐的有点痛,但是想到既然来到了这个寮就要为寮作出贡献,肾什么的……先放一边去吧!

 

  然而最后阿妈还是没有把鬼使黑的御魂扒给我,她从她剩下的那堆御魂里挑挑拣拣了一些给我凑了一套蝠翼,二号位四号位加生命的那种,虽然小生我自带吸血但是阿妈这样我还是感觉很不开心。

 

  后来寮里又陆陆续续的来了不少R级别的式神,也来了几个SR级别的式神,像是白狼小姐姐,桃花小姐姐,还有不少灯笼鬼,提灯小鬼和盗墓小鬼。日子也就一天天的过,每天我就和鬼使黑,雪女小姐姐,妖琴师还有狸猫一起刷御魂刷觉醒。阿妈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也慢慢的对得到SSR大妖感到绝望,她说她最想要的大妖就是青行灯小姐姐,怎奈何她连一个SR级别的式神都没法抽出来。

  直到那一天,小生也记不太清楚是哪一天了,隐约记得阿妈那天搞了一桌子好吃的,还教我们包一种叫做饺子的东西,听说那东西是东瀛传来的,阿妈还说那天是个大好日子,得多吃点好的。我们五个那天晚上回到寮里,和一屋子的式神们一起吃了一顿平时吃不到的饭,阿妈甚至还把六星的酒葫芦拿出来,给我们每个式神都分了一小盅酒。然后阿妈自己神神秘秘的溜了出去,留着我们这些式神们在屋子里喝酒聊天。

  这时候的小生和鬼使黑已经很熟了,因为平时一起战斗,雪女小姐姐有的时候还会搭一句小生的话茬。妖琴师也不是小生我想到那样高冷,他实际上是个很好说话的人。我们几个把酒言欢,正谈论着从别的式神那里听到的平安京的八卦,突然外面传来一声尖叫,听着是阿妈的声音。屋里的式神们都吓了一跳,我们几个平时出战的式神赶紧放下酒盅冲了出去,刚出门就看见阿妈抱着房子走廊的柱子当当当的磕,她一边磕一边哭,还一边说着什么果然偷渡还是有希望的果然天无绝人之路。别人我不知道,小生当时吓坏了,还是雪女小姐姐推了小生一把小生才缓过劲来。

  鬼使黑快步走上去把阿妈和柱子拉开了,阿妈这时候看着还挺吓人,但是我敏锐的注意到她的脸似乎比以前白净了不少。鬼使黑问阿妈这是怎么了,我也赶紧凑上去问她是不是喝酒喝多了受了什么刺激,还没等阿妈说一句话,召唤室里就传来一句轻飘飘的“参上仕った、我こそが大天狗なり”。

  我当场愣在原地,鬼使黑也是一样的反应,然后大天狗就从召唤室里走了出来。虽然他只有一级而且还是两星,但是愣是让他走出来他有五星的阵势。阿妈当时哭的满脸都是眼泪水,她看见大天狗出来一把就扑在大天狗身上接着哭,我猜阿妈是喝了假酒,不然怎么可能给兴奋成这样。

  大天狗的反应和我刚刚被召唤来这个寮里的反应差不多,他差点一翻手把阿妈甩出去,阿妈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全蹭在大天狗的衣服上,闻声赶来的樱花小姐姐和桃花小姐姐赶紧把阿妈扯下来。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