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夏夏夏夏夏夏夏夏夏

EC这安利如何不接受233

第二次发段子然而我发现这可能不是段子了(还是紧张啊)

上回不是有三个段子么,这回接着来。

噫要去上英语晚上回来夜深人静的时候接着战。

我的脑子是乱七八糟的所以OOC一定有(哭),感觉人物性格掌握得还是不够啊SAD……

大家将就看嗯,将就看。

===================================

Part.4

这个峡谷里能够解释李白和庄周为什么会在一起的人寥寥无几,但是扁鹊恰好是其中之一。

真的是恰好呢。[doge脸]

 

“子休,你看今天的月多圆。”诗仙豪气的拿着酒葫芦一次性灌了个够。“对影成三人……!”

庄周垂着眼睑,心想着要不要报官。

 

“李太白,现在明明是朗朗乾坤。”

 

被打扰到睡眠的贤者表示如果不是人设我早就暴起干你丫的。

 

李白怎么可能知道现在是白天,两眼一摸黑就要倒下去,幸好庄周随时携带鲲出行,但是鲲表示那天李白撞了自己一下之后简直了。

就像是撞南墙一样撞坏了脑子,李白开始“说胡话”了。

哦,先不要管他是怎么蹬着鲲光滑的身子爬上庄周身边的,这不重要。

 

庄周表示没有一点点防备你就吃我豆腐。他看着李太白神乎其技的走位然后坐在了自己旁边,鲲玩了命一样的晃动仿佛在无声的表达着自己的抗议……但是李白一把抱住了庄周,于是鲲神助攻的把两个人一起甩了下来。

哦哦哦,我们现在抱在一起滚啊滚。庄周冷漠的想着。

嘤嘤嘤主人和酒鬼抱在一起滚啊滚。鲲伤心的想着,于是他掉头就去找扁鹊,毕竟平常扁鹊和庄周还是来往比较密切的。

谁不想和医生搞好关系啊真的是。

 

被李白抱着,还和李白滚啊滚的庄周看着鲲远去的背影一脸懵逼,这个时候不应该先护主么看来我又看走眼了我真的是白养你了鲲。

啊啊啊看透了这个虚幻的世界了,让我变成蝴蝶吧。——来自想要化蝶的庄周先生的灵魂深处的呐喊。

“子休,你离我好近……”是是是,你自己抱得我能怪谁。

“子休我们是不是滚啊滚来着……”是是是,不怪你怪谁。

“子休我们都滚来滚去了我们就在一起吧!”是是是……滚你的谁要和你在一起放开我我要去炖了那只鲲!——来自面无表情的庄周先生的灵魂深处的呐喊。

 

扁鹊看到的就是庄周被李白抱在怀里,满脸冷漠。李白已经直接把脸埋在庄周的胸前(?)。

“……”扁鹊表示请关爱我的眼睛好么?

“越人,干死这个酒鬼啊。”庄周冷漠的对站在一旁不知道自己存在意义的神医说道。

 

扁鹊没动。

过了一分钟,扁鹊也没动。

过了两分钟,扁鹊还是没动。

 

庄周表示“我不想认识你了再神医请转身右转离开这里让我来干死这个李太白谢谢”。

 

鲲表示“我又拉错人了么”。

 

李白表示“子休真软❤”。

 

扁鹊表示“我走我这就走,秀,你们可劲儿的秀”。

 

言出必行的扁鹊真的转身就走了,庄周闭上眼睛像平常一下尝试思考一下人生,然后他睁开眼,用眼神召唤了鲲近前来。

庄周用眼神告诉鲲把李白叼走。

鲲照做了,然后庄周成功的被李白抱到了半空又因为体位的缘故(单纯的体位,没有任何不纯洁的含义没错)掉在地上。

噫屁股痛。庄周耷拉着眼皮,心想着这一下折腾的他少睡了多长时间。

然后庄周慢吞吞的爬到鲲的背上,却惊恐地发现鲲正在叼着两只人腿。

哦哦哦你个熊鲲快把李白吐出来!吃坏了肚子怎么办!看越人刚才那架势这两天都不要去找他才是正解啊你在这里做什么死快吐出来!庄周赶紧拍拍鲲的背,鲲左右摇晃内心激烈的斗争了一番之后“piu”的一声把李白带着上半身一块吐了出来。

 

真的是造孽啊快回家吧。庄周心里这样想,但是他怎么都不太好意思让李白一个人睡在这荒郊野外的地方,万一明天狄仁杰找自己麻烦那可怎么办……??

 

【奇怪的地方】请让我变身成为蝴蝶:

#噫不想带着讨厌的人走但是又不忍心抛弃他怎么办在线等,急!#

【奇怪的地方】周瑜大人我也有在努力:噫。

【奇怪的地方】要鸟还是我自己选:噫。

【奇怪的地方】没两样:噫。

【奇怪的地方】狐狸尾巴多:噫。

 

↑以上的建议都没用。

庄周还是出于好心不计前嫌的让鲲叼着李白回了自己的家里,还是同样的出于好心的让李白和鲲睡在同一个池子里。

鲲:我的内心是拒绝而崩溃的,谁能理解我???

 

翌日。

李白从睡意之中挣扎着醒来,虽然没有睁眼但是他发现自己的下半身泡在一汪冷冽的池水中。

一睁开眼就看见庄周那个标志性的自带坐骑鲲正在上下晃动。

李白:“???”

鲲:“!!!”

李白:“?……!!”

鲲:“!!!”

 

庄周感觉到在梦中自己仿佛真的变成了蝴蝶,他在这世间自由的……

他好像听见这奇怪的声音?

家里进贼了?不是有鲲么……?哦哦哦!鲲!

想到这里庄周一下子精神了,他猛的一下子从床上坐起身来赤着脚就往鲲棚跑。

 

扁鹊在场的话肯定当场丢毒瓶。

真的是活这么久没见过这么精神的庄周呢。

 

赶到现场的庄周感觉到了深深地无力。

鲲棚塌掉了。李白不知道怎么搞的,总之搞出来了一根绳子把鲲捆住了还准备找锅烧水。

噫停下!放下你擦刀子的手李太白你真当我是瞎的么!庄周的灵魂在沸腾,然后……几只小蝴蝶飘飘然的打了过去,李白被撞了个猝不及防,一张脸栽进泥泞的地里。

 

“鲲……没事吧?”庄周浑身散发着奇怪的黑色气场,他走过去一把夺了李白的刀,三下两下的把鲲身上的绳子砍开。

鲲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并且表示这不是我的主人李太白你还我主人!

 

“子休你这是要干什么?”把脸从泥土中拔出来的李白还有点懵逼,下一秒庄周举着李白的刀满脸森然的就要劈下来。李白一个风骚的走位……这一刀没有砍下来。

“那么太白以为我在干什么呢?”庄周微笑着问。

“……你先放刀我们有话好好说。”李白往后退退退然后撞到了鲲的身上,本来就对李白一股子怨气的鲲一个剧烈晃动就把李白推向正举刀逼近的庄周。

 

哦哦哦他们撞在一起了!鲲偷偷地看着。

咦咦咦为什么主人的脸红了?鲲百思不得其解。

噫噫噫李泰白你个混蛋滚开我们家啊TAT!放开我的主人!鲲的灵魂在呐喊。

 

然,并,卵。

 

李白被鲲的神助攻往前一推,他脚下一个风骚的走位,然后拉过庄周就是一个狂甩嘴唇技,还挺成功的,至少让黑化中的庄周成功的愣住然后李白一边啃他嘴唇一边把自己的武器夺了回来。

 

这时候庄周仿佛听见蝴蝶的召唤——

“来吧来吧和我们一起上天吧❤”

噫这什么鬼我不要。庄周闭上眼睛仿佛炸了一样。

-TBC-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