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夏夏夏夏夏夏夏夏夏

EC这安利如何不接受233

【浪漫传说瑞隐同人】依稀那年时.叁

依稀那年时

卷叁。为有暗香来

暂且不表阿瑞斯等一众。

翌日。

该隐醒来的时候,他身边一个人都没有。

荷鲁斯留了张字条,大致说的是道道尔宗门结集令已经发布,他不得不赶回去,还望该隐多多保重身体;如果该隐身体好些,那么就赶回道道尔。

该隐修长的手指捻着这张纸条,玫瑰红色的眸子中带着些许嘲讽。

当初他成名一时之时,族中之人莫不是围着他转的;而现在他因保护弗雷而体内淤血,经脉堵塞,修为的大打折扣之时,这族中,果然没人再多看他一眼。

日久见人心啊……

摇了摇头,该隐将字条放回原处,看向窗外,一轮晴日当空。



荷鲁斯看着眼前火红发色的男孩儿,突然不知该说什么。

“呦嗬~我们的荷鲁斯竟然跑回去找哥哥了?真是稀奇啊~”那男孩儿靠在树旁,火红的眼中带着戏虐。

“洛基,你想干什么。”荷鲁斯有些无奈地说,他从来没有奈何过洛基一次。洛基身为道道尔宗门的年轻一代的佼佼者,性格确实有些玩世不恭,这种性格的人,荷鲁斯一向敬而远之。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洛基总是能和他想到一块儿去。这点让荷鲁斯非常恼怒。

“不干什么呀~”洛基的穿着也与常人不同,洛基总是穿着一件白衣,外面披一件红色的绣翠绿色滚边的素纱单衣,而且,洛基身上总是缠着一条翠绿色绷带,看上去十分邪魅。“你那么紧张烦什么呀~”

荷鲁斯微微的皱了皱眉头,看着洛基,不言语。

洛基看着他这幅姿态,嘴角轻佻,像个女子般的用右手的广袖掩住嘴笑着。

“别这样,洛基,你这样子真像是个断袖。”荷鲁斯丝毫不掩饰自己对洛基的厌恶。“你的笑……”



洛基的招牌,便是他那邪魅的近乎狂妄的笑容。



“好了荷鲁斯,我不和你闹了。一点都不好玩。”洛基自讨个无趣,也不故作姿态。“走罢,那只海豹想必等久了罢……”说到此处,洛基又露出一个邪魅的笑。

“走罢。”荷鲁斯也点点头,脚底一点地面,拔地而起。

洛基看着荷鲁斯仿若逃离般的身影,摇了摇头,随即跟上。



该隐扶着墙,一步一步的往主殿走。

暗之神族一向是以黑色为主调,黑色是族中权贵之人才方可以穿着。然而该隐却是一身白衣,玫瑰红的绣纹,妖艳至极。

但是他是不被认可的少族长。

所以他和这个家族格格不入,简直就像一个外人。

该隐微微低下头,整整衣服,嘴角挂起一抹嘲讽似的笑容,把手放在门上。吱呀的一声,紫珊木镂空雕的大门被推开,些许阴冷的气息从门缝中泄露了出来。



“父亲大人,我来了。”

“你来了啊。”冰冷的声音幽幽的传来,该隐在心里轻轻地啐了一口。

“是的,父亲大人,不知您此次来叫我何事?”

“听说,道道尔宗门开始结集了?”

“荷鲁斯已经赶过去了。”

“很好,既然如此,那么……”



阿瑞斯关上窗户,转身走回八角桌边,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那个人,血红的眸子里不带着一丝感情。

“你为何要救该隐?”那人为自己斟满一杯“君山银针”,细细的品着。“你那时本是无意路过,为何多管闲事?”

阿瑞斯不说话,只是自顾自的坐下。

“而且啊,朕…吾还听说,那该隐,与弗雷的堕落有着莫大的联系……身为弗雷的兄长,吾认为……”

“莫言……”阿瑞斯伸手握住一个白玉杯子,“我救与不救,与你有何干系,你不过是当今东神王族的王罢了,弗雷怎样终究是我光之神族之事。”

“吾……”

“你如若要留宿便自找间房屋便是,我不拦着你。”阿瑞斯浅浅的抿了一口茶水。“弗雷出了甚么事,我自有分寸,但是现在弗雷已然失踪,你想要找出当初的真相可不是嘴上说的那么简单。”

那人灿金色的瞳孔微微收缩。

“并且,你如若想要找到弗雷的话,大抵去找一个叫吉祥天的人,他可能会有弗雷的消息。”

“吉祥天?”

“毗湿奴的同盟。”

“毗湿奴?”听到这个名字,那人有些惊异甚至是……有些惊恐?“弗雷怎么会与那帮人扯上关系?”

“我不知晓,但是弗雷的堕落和该隐有着莫大的关系,是真的。”

“那…汝可还有关于弗雷的情报?”

“有。”

“告诉我,随你开价。”

“你买不起的情报,知道太多往往最早死。你若真心爱着弗雷那就去找吉祥天对峙便是。”

“弗雷可是汝的弟弟,汝不出手可是有些说不过去罢?”

“我从来只会为了我想要的东西出手。”

“难不成弗雷便是汝所抛弃的东西么。”

“我明白你为何这样处心积虑的想染我出手,你终究还是有些惧怕毗湿奴罢了。”

“笑话,吾怎会惧怕……!”

“且你与他有赌在先,我说的没错吧,赵公明。这个赌约,便是会透支你们任何一方的生命。”

“……”那人眉头紧皱,不言语。只是兀自的走到窗边,打开窗子。“吾果然还是最厌恶与汝的谈话。阿瑞斯,吾迟早会找到弗雷的,就算是倾尽这东神族。”

“祝你成功。”阿瑞斯低声说道,余音消散在风里。

赵公明抬头看着这轮新月,心中莫名的一阵绞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