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夏夏夏夏夏夏夏夏夏

EC这安利如何不接受233

【浪漫传说瑞隐同人】依稀那年时.贰

依稀那年时

卷贰。二十四桥明月夜

该隐站在这阁楼之外,感觉心底有说不出来的情愫。

“哥哥,马上要下雨了,再不走的话对您的身子怕也是不好。”荷鲁斯站在该隐身后,眼中带着些许的敬畏。

他的哥哥,从来都只能是他仰慕的对象。

“荷鲁斯,你先滚吧。”该隐摇了摇头,想挥去心头那抹异样。“我还要去找弗雷……”

“哥哥!您当初不就是因为弗雷才落得现在的样子么?为何您依旧如此的执着……”荷鲁斯闻言突然有些激动。

该隐皱了皱眉头,周身散发出一种上位者的威压,同时一个眼刀扫了过去,着实把荷鲁斯吓了一跳。

“荷-鲁-斯,我再说一遍,滚吧。”该隐一字一字的说,字语间都是不屑。“我要去找弗雷,谁都不能阻拦。”

“可是哥哥!您的身子还不好……这一去恐怕赵公明会有阻拦……以您身子现在的程度……”荷鲁斯弯下腰,慌忙说道。

突然雷声大作。

该隐迈开步子往前走,也不管身后荷鲁斯的呼喊,兀自的向着出城的方向走去。

阁楼之上,那雪白发色的人儿独自倚在窗旁,雪白的长发在窗棂旁肆意飞舞,划出一道道不可触碰的痕迹。

“终究还是要去找弗雷啊……

“你还是逃不出这个劫啊……

“该隐,你真是错的该死啊。”

天空开始哭泣。

水滴打在该隐月白色的袍子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的痕迹。

雨滴打湿了该隐银白的发,他的自然卷的短发黏在他脸上,遮住了他的眼睛。

“弗雷,你还在等着我么?”该隐喃喃道。“还是说……赵公明?”

这雨,竟然如此的酥骨。该隐只觉得浑身无力,他只想倒下去。这样就可以梦卧那人怀了吧……

相思忆,断肠梦。

谁人解这相思泪?

悬崖边,勒马止。

谁人知这美人心。

荷鲁斯低头看着瘫在自己怀中熟睡的兄长,紫蓝色的发顺着肩膀缓缓往下滑。

“哥哥…你何必呢…弗雷他只不过是个…混蛋罢了……”

雨无声的下着,浸湿两人的衣衫,荷鲁斯就这么抱着该隐站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

突然有一把伞撑在两人上方。

荷鲁斯回头,呆呆的看着身后的人儿,不知该说些什么好。那人儿倒也是没做什么,静静的看着荷鲁斯一言不发。

“你……为何会在此地?”有些迟疑,荷鲁斯还是问了出来。“你不是在夜月……?”

“你无须多管。拿着这把伞罢,带着你哥哥赶紧回去你们的暗之神族疗伤罢。”那人一头黑色披肩的发,头上长着两只兽耳,棕榈色的皮肤猩红的眸,配上金色的饰品,他整个人仿佛就是黑夜中的裁决者。

夜月死神——阿努比斯。

荷鲁斯心中暗道一声不好。如果阿努比斯出现在这里,那么说明夜月一定是出动了不少人了。

果然,几个黑影猝不及防的从小巷子中蹿出,带着清晰可见的刀光剑影,瞬间站到阿努比斯的身后。

“老大,要不要……”有一道黑影走出,站在阿努比斯身边低声道,指着荷鲁斯,右手在颈间比了一个手势。

阿努比斯挥了挥手,示意他闭嘴。

“拿着伞,走罢。”

荷鲁斯有些犹豫不决,但是依旧腾出一只手抓住了伞柄。“你还会去道道尔么?”

“最近可能不回去了。”

“……我知道了。”荷鲁斯点点头,换了个姿势把该隐抱住。“我替小爱兄向你问好。”

阿努比斯不说话,猩红的眸子里仿佛有什么在翻滚,似乎要冲出他的眼眶。

“你自己保重吧。”荷鲁斯转身走了,身影缓缓的消失在阿努比斯视线中。

无数的雨水倾泻而下。

“走,与我去找一人。”直到看着荷鲁斯的身影消失在雨幕中,阿努比斯才嘶声道。

“是!”他身后几个黑影弯腰抱拳道。

阿努比斯缓缓转身,看着之前该隐待过的阁楼。

拿到雪白的身影一直倚靠在阁楼上的窗旁,长长的刘海挡住了那双眼眸。

“不必过来。”他轻声道,声音却清晰的传入阿努比斯几人的耳中。“不必麻烦了……”

阿努比斯脸色微微一变,抬头看着那到身影,猩红的瞳孔中流转着动人心魄的光芒。

“阿瑞斯,我来此何事你可知道?”

“想必,是为了那‘洗髓寒泉’的消息罢……”那人把手伸出窗外,隔空一抓,便是抓碎一把樱花。“只要你们给的报酬足够诱人,便是可以得到这消息……”

幽幽的声音再次响起,阿努比斯微微动容。

“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的,你给不起……”阿瑞斯轻轻摇了摇头,雪白的发在空中乱舞,划出一道道饱满诱人的痕迹。“现在,我想要的,便是你这夜月。”

阿努比斯一咬牙,猩红的眸中怒火无法掩饰。

“阿瑞斯!你不要欺人太甚!”叱了一声,阿努比斯的音调陡然抬高。“你不过是光之神族的少族长罢了!”

“呵呵,”阿瑞斯冷笑一声,却是伸出右手撩开他的刘海,露出那双血红的眼睛,美的像是要滴出鲜血一般。“我这少族长只消和你们首领一谈,便可夺你这小小的夜月。

“你这夜月,我还没放在心上。”

阿努比斯说不出话来,只得在原地干干的喘着粗气。

“还有,”阿瑞斯转身,只留给夜月众人一个孤独的背影。“你最好不要因为该隐受了重伤就想趁机杀了他,阿努比斯。该隐迟早会肃清月下的世界。”

“因为他就是月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