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夏夏夏夏夏夏夏夏夏

EC这安利如何不接受233

【浪漫传说瑞隐同人】依稀那年时.肆

依稀那年时

卷肆。无人知是荔枝来

壹年后,东神族,深夜。

细密的小雨下起。该隐独自行撑着一把油纸伞走在冷清的街道上,素色的深衣配上璎珞,整个人妖艳的像是狐狸。

果然,他还是不习惯与人相处。该以这样想。他还是喜欢自己一个人孤独的在角落里蜷缩着,聆听着自己的心跳,默数着自己的生命。

壹年前父亲大人说他活不过3个月,但是他到了现在。族中之人都说他,该隐,暗之神族的少族长,一定是使用了禁术。

该隐因为这个原因,被暗之神族所驱逐。

该隐想想都觉得好笑,这样的众人随意说出来的话语都可以成为理由,那么在这个不完美而又这么的堕落的种族里,他还有什么生存空间。

当时父亲大人和他说——

“如果你能只好你自己的病,你还是我族的少族长。”

呵呵。

呵呵呵。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多么的可笑啊,多么的悲哀啊。

他就像是家族里的一条狗,不,他在他父亲的眼里,本来就是一条可以随时踢开的狗吧!

真是美丽的疯狂啊,这个世界,他,该隐,都不知道用什么言词来形容这个瑰丽的世界了。

他笑了,冰冷的凄凉的妖媚的笑了。



赵公明坐在只属于自己的龙椅里,手中捻着一串水蓝的珠子。

“汝言该隐已到我东神一族足足半月有余?”他闭着眼睛随性的问向跪在下面的黑衣人。

“是的陛下,该隐大人因内力莫名被废,我等找到他也是极不容易,况且该隐大人已经被暗之神族所驱逐,所以……”

“驱逐?”

“是的,属下听说暗之神族中因该隐大人内力被废一事,下任族长候选人更倾向于荷鲁斯……”

“荷鲁斯……该隐的那个弟弟么……”

“是的,陛下”

“汝继续。”

“是。因为下任族长候选人的倾向改变,暗之神王便以‘资质不足’为由将该隐大人驱逐。”

赵公明长久不语,手中捻着的那串水蓝珠子发出幽幽的蓝光。

“这样吧,汝等将该隐带来吾的宫殿,以上宾之礼待他。明白么。”

“是。”黑衣人双膝下跪,短而有力的应了一声,便是起身消失不见。

赵公明静静的坐在龙椅上,灿金色的双眸中划过一丝悲凉。

这是你的命运么该隐,可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弗雷他究竟去哪里了。还有那个吉祥天又是什么人?为何弗雷会和他在一起?为何这次的事情……又会扯到毗湿奴?难道他们两个人注定是冤家么……

还有,该隐,为何自从弗雷消失之后,你便是内力全废?

一个接着一个的问题从赵公明脑子里蹦出来,烦的他下意识的将那串水蓝珠子贴在额头上。

但见那二十四颗珠子彼此相应散发出幽蓝的光芒,清凉的感觉顺着额头涌向赵公明全身四肢百骸。



阿瑞斯已然回去道道尔宗门,壹年前救下该隐时所居住的阁楼已经转卖出人。

他每日便在道道尔宗门的十字崖上盘膝修炼。

在外放浪玩游了将近一年,见识到人间冷暖之后,阿瑞斯便是回来安心修炼了。

虽然这大陆上他已是佼佼者中的佼佼者,但是修炼不可荒废。

但是今天他破天荒的没有出现在十字崖,这让的道道尔宗门的许多女弟子感到意外。

阿瑞斯听说该隐被暗之神族所驱逐的事情了,虽然当初仅仅算的上是一救之交,但是即使这样阿瑞斯也是为该隐感到悲凉。

真是可怜又可悲的人啊。

“该隐么……

“又是你啊,你这个本来就该死的人。”



该隐昏昏沉沉的醒了过来,但是没有睁开眼睛。

之前他在疯狂之际根本没有发现有人在他身后,也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防备就被那人一掌打昏。

现在自己这个鬼样子,难不成还有人想杀害他?



“汝醒了。”



清冷的声音硬是把该隐从脑补中拖回了现实。

“赵公明?”

“不错。”

该隐倏忽睁眼,入眼的高大的苍穹般的宫殿,金色的浮雕,刻绘的九龙仿佛要苏醒过来。

“你有何事才叫人用如此卑鄙至手段将我叫来?”

“呵,该隐,你难道认为你还是从前那个你么。”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该隐垂了垂眼睑,微微收敛了眼中的流光。“赵公明,你是东神族的王,我是暗之神族的弃子,我们还能有什么交集?”说道这里该隐甚至忍不住笑了。

凄凉的美丽的诱人的笑了。

“也是。”赵公明坐在床边,手中捻着那串水蓝珠子。“吾们本不应再有交集。”

“想不到你还留着啊。”该隐看着那串水蓝的珠子,嘴角挑起一个戏虐的笑。“这算是怀旧么,赵公元帅。你这次叫我来有什么目的。”

“朕是想问问,关于弗雷的事情。”赵公明直视该隐,灿金色的眸子里有什么在翻涌。“朕想知道,当年弗雷的事情的真相。”

“你认为我会告诉你么,赵公元帅。”

“可是朕想知道。”

“那又怎样。”该隐坐在床上,脸上没有表情。“这天下也不是你想要就可以的得到的。赵公明,我不想重新回顾当年的事情。我恨弗雷,不管什么时候。所以有关他的一切事情我都会忘记。”

“该隐你——!”

“抱歉啊赵公元帅。我忘记了。关于那件事。”

该隐盯着赵公明一字一顿的说道。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