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夏夏夏夏夏夏夏夏夏

EC这安利如何不接受233

【浪漫传说瑞隐同人】依稀那年时.壹

卷壹。泼墨挥毫初逢时

冰凉的空气中仿佛混杂着冰粒,每吸入一口都让人冷的颤抖。该隐看着面前的几人,心不在焉的把玩着手中的玉佩。

“有话便说,何必如此故作姿态。”该隐看着手中的玉佩,其上铭刻着“玉人何处教吹箫”,滑入手中冷冰冰的。

这是一块儿被人生生用内力轰成两段的玉环,该隐持有右半段,左半段上铭刻“二十四桥明月夜”,听说里面有翡翠色的流苏,就像是美人白皙的肌肤里衬出的一抹淡淡的粉红。

目光转移到面前几个穿着夜行服的人的之上,该隐微微眯了眯眸子,他泛着些许苍白的唇勾起一个致命的弧度。

“你们这些蝼蚁一样的不完美的东西,是来杀我的么?”该隐垂下眼睑,轻声说道。

“既然你已经知道自己会有什么样的命,那就不怪我们没说清楚了!”对方为首的人率先发起进攻,仅仅是眨眼之间,他已经出现在该隐身前一尺处。

“蝼蚁般的东西,没有活下来的必要吧……”仿佛有着些许的困惑,银白的男子抬起头,微眯起的眼睛里那玫瑰红色的眸仿佛是一杯致命的琼浆玉液,其中蕴含的杀戮浓稠的要滴出来。

蓦然间该隐动了。

但见他手一挥,空气仿佛被划开一般,几道内力凝成的黑色的匹练带着流星赶月般的速度朝着几人飞去。

“该死!明明‘黄泉之菊’的情报上说该隐已经不可能再使用内力了啊!妈的被骗了!”之前首当其冲的男子被这黑色匹练打了个结结实实,说话声音不禁也带着些许的怒气。

“呵呵。”银白的男子轻笑,仿佛美人倾城。“不能再使用内力……?菊花老头真会说笑呢。

“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么?”又是一挥手,几道比之前更加粗壮的黑色匹练再次挥出,在这一击之下,那几个黑衣人竟无人能挡!

“所以,不完美的东西根本不应该存在于世上。你们也是。”

看着满地的尸体碎块,该隐病态的笑了笑,嘴角的弧度暗示着这具身体的主人现在是有多么的愉悦。

突然间该隐开始狠命的咳嗽,每一下都带着撕心裂肺的痛。他下意识的想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但是疼痛刺激着大脑,他根本没有办法做出任何的动作。

殷红的液体自那削薄的唇流下,每一滴都带着令人惊心动魄的弧度。

要死了……

该隐没有办法去思考,疼痛带来的麻木让他不知所措。

还是不甘心……虽然能够勉强使用内力……但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这么强烈的反噬……

谁来救救我……

该隐似乎看见了眼前的人。可是该隐觉得那只是他的幻想。那人一头白发如雪,没有束起,散乱在空中,仿佛上仙般飘然洒脱。

缓缓地那人转身,伸出手,仿佛在做邀请。

该隐意识模糊,自己倒了下去。

“莫忘,昭阳坐春风,马嵬泥泞中,红颜苦,人生俱苦,君王寄悲鸣,莫忘,耳际絮絮萦,心香祝长生,七夕语,天子私情,远客奏天聪。”

谁在唱歌……

这是外番的歌……

谁?!

该隐突然坐起身,动作之快让人几乎看不清空中的残影。这时他才蓦然发现,自己不知被何人带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

“醒了。”

低沉冷淡的声音仿佛自遥远的彼岸响起,萦绕在该隐耳畔,久久挥之不去。

“你是……谁?”轻轻的张口,该隐却发现自己的声音不知何时变得如此的沙哑,陌生的像是第一次使用一般。

那人静了静,不说话。

“哥!”

熟悉的声音响起,该隐这才察觉到原来这房间外面是有两个人。“荷鲁斯……?”

一抹蓝紫色的身影推开房门而入,那人脸上的急切是怎样也无法掩盖的。“哥!父亲大人都说过了,哥哥您的内伤还没有好,如果强行使用内力的话就会……”

“闭嘴!你这不完美的无用的东西!”该隐提高了音调,他的声音有些尖锐。“我还轮不到你们来说教!”

“哥……”被训斥成“无用的东西”,荷鲁斯却意外的没有生气,反而是一脸担忧的看着兄长。

“当初我为了谁才沦落到这般田地?!当初你们谁来帮过我?!为何现在却百般阻挠?!你们怎么可能理解我……!”该隐堆积了许久的情绪骤然爆发,每一个字都仿若是一个束缚般的从他嘴中挣脱开来。

荷鲁斯垂下头,站在那里,任凭暴怒的兄长坐在床上训斥。

一时间,窗外乌云密布。

“何必大动肝火。”又是之前那个低沉冷淡的声音。“世事难以捉摸,本是定理,何必为此而……”

“你懂什么?!”该隐突然掀开盖在身上的被褥,赤着脚踩在地上,秀美的脸上充斥着怒气。“你……”

该隐突然不说话了。

那扇雕刻着极乐世界的紫檀木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了。

来者微微着头,雪白的长发一直要垂到地上。该隐没有看见他的脸,但是可以看见来者的皮肤白皙仿若天空的云彩,近乎透明。来者那一袭白色长袍拖沓在地上,他身上随随便便的披了一件黑色镶金边的素纱单衣,看上去有些病态。

他没有理会该隐,反而是对着荷鲁斯说话。

“这位公子,既然你兄长已经醒来,那你便带他回去罢。”

荷鲁斯显然没有想到这人进来就直接对他说话,当场是愣住了。

“你是何人?”该隐微微眯起眸子,打量着这人。

“你不必知道。”那人挥挥衣袖,“赶紧走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