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夏夏夏夏夏夏夏夏夏

EC这安利如何不接受233

【瑞隐】血色弥撒 Chapter.00

Chapter.00

  ——黑夜是如此的令人恐惧。

 

  希拉玛早早的从床上起来,换好衣物,来到井边为家里打水。她虽然是家中的女儿,并且她才十四岁——但是由于年迈的父母以及好逸恶劳的哥哥,希拉玛不得不早早地撑起家里的重担。

  天才蒙蒙亮,空中还是那种鱼肚白的颜色,希拉玛吃力的提起一桶水,她略嫌瘦弱的身子抬一桶水还是非常吃力的。希拉玛看着天空,低头轻轻的叹息。

  “为什么叹息。”身后冷不丁冒出声音。希拉玛浑身打了个冷战,手中的木桶摔在地上,里面的水四溅开来。

  希拉玛生气的回头想要看看是哪个混小子的恶作剧,通常这个时间村庄里不会有年轻人起来的,只有老人以及赶集的的商人才会早早的起来准备一天的生计。

  但是希拉玛身后不远的是一名她从来没有见过的男性,并且希拉玛看着他身上的服饰都可以知道他绝对不会是这个简朴的小村庄的人。“您…您是谁?啊,我是说,您这么早的来这里有何贵干?”希拉玛看着眼前的男子,目光中还有着属于孩童的好奇以及羡慕。他们村庄的所有孩子在依稀还是童稚之时都曾经幻想着自己是某位王子或者是某位公主,亦或者是某位富商的独生子:他们披金戴银;手上戴着为他们量身打造的铂金戒指;身上穿着真丝纺制的衣服;蹬着高跟靴子,在乞丐面前踏踏踏的走过,在乞丐面前随意的抛下几个金币,听着金币落在瓷碗里的叮当声而开怀大笑。

  但是他们终究会长大,这一切终究只会是幻想。但是希拉玛面前的这个人就像是从他们的想象里活生生走出来的一样——甚至比那更华贵。希拉玛看着那人一头银色的长发,仿佛看到了银色的月光。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小姐。”那人冷冷的看着她,猩红色的瞳孔里没有任何的取笑之意。“不过在您回答之前,请允许我冒昧的提出一个要求,可否在您家里品尝一杯热茶,您再回答我之前的问题?”

  希拉玛紧张的攥住了裙摆,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阿瑞斯坐在木头小椅子上,手中的瓷碗里盛着浅红色的透明液体。他端起来一饮而尽,然后轻轻地把瓷碗放在木制的桌子上。这时候,希拉玛本应该在厨房中忙碌早饭了,但是她没有办法拒绝这位看起来像是贵族一样的男子的要求,于是她坐在他的对面,看着他,仔仔细细的端详着那人的脸。

  ”现在,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为什么要叹息呢?”阿瑞斯坐得端正,他把胳膊肘撑在了桌子上,他看起来居高临下。

  “唉…别提了,”希拉玛像是对多年的老朋友说话一样,她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哀伤。“正如您所见,寒舍危陋,而我的父母又年高,身体不好,而我的哥哥——他只知道调戏别的女孩子,这样的生活怎样才能够过下去啊——!”

  阿瑞斯静静的听着,眼中没有任何的波澜。

  “您是不知道啊,我们乡下之人的日子贫苦,每天吃饭都在计算着明天后天乃至下个星期的食物是否足够,但是即便如此的计算,我们到了年末,依然会饿肚子啊。”她轻叹的说。“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尽头呢?”

  阿瑞斯站起身,看着希拉玛,然后解开了一个系在腰间的小布袋子,放在她的手里,便转身向外面走去。希拉玛有些不明所以,她小心翼翼的用另一个手的手指拉开一个缝,看见了里面灿灿发光的金币。

  “哦不,您这是……?”希拉玛有些激动的站了起来,向着阿瑞斯的背影喊道。“我并不是要您的施舍——”

  阿瑞斯没有停下,只是摆了摆手。“这只是茶费,小姐。在城里喝茶是要交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