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夏夏夏夏夏夏夏夏夏

EC这安利如何不接受233

符轮镜.启 第四章.白玉板,意念转换器?!

符轮镜.启

第四章.白玉板,意念转换器?!

  夏溟在心中默默地说了一声“信人不如信己”,但是没有任何方法能阻止他和南宫左汐一起冲进那片光亮之中。

  南宫左汐也有些懊恼,但是她还没有来得及停下,便是首先扎头从了进去,她的眼睛在看见亮光的时候就闭上了,但是即使闭上了眼睛她还是依然能感觉到外面一片明亮,但是女孩子的本能让她没有睁开眼,直到夏溟大声的喊叫声传到南宫左汐的耳中的时候她才把紧闭的双眼睁开。

  夏溟看着眼前的东西,激动的合不拢嘴。在他面前的是积如山一般的金币,这座金山里还有不可计数的珍贵宝石,魔晶以及夜明珠,还有许多稀奇的宝物散落在地上。夏溟和南宫左汐进入到这个空间里看到的亮光,是由于夜明珠发光而映射在金币上,从而熠熠生辉。

  南宫左汐显然没有想到夏家会有这样一个地方,更没有想到的是夏溟还能带着自己——这个还没有嫁到他们家的外人进来,难道说是夏家看不上自己想让她看见这些东西因而就地处决么?南宫左汐在看见这些东西的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个,她看向夏溟,但是夏溟根本没有任何身为高富帅的儿子的自觉,他看着这一屋子的金币珠宝等珍稀物品嘴边的口水几乎要留到地上来。

  南宫左汐顿时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说实话夏溟在地球之时,还是个大学里的学生,家境也是普普通通的,根本不可能有像现在这样多的金银珠宝之物,平时他能看到这些东西也无非是在电视上或者杂志小说里,但是现在这些珍奇异宝却是实实在在的出现在夏溟的眼前的时候,夏溟心里的感觉肯定是和普通人一样的了。实际上他没有灵力,也就是个普通人而已。

  “……”南宫左汐拉了拉夏溟的衣角,又指了指金山角落里的几个看上去造型奇怪的法器。虽然南宫左汐不能说话,这让她多了几分不同于同龄人的老成,但是本质上她还是一颗少女心,对神奇的事物具有好奇之心,虽然这样真的非常容易作死。

  “就是说南宫大神你是要过去看嘛?来来来大神我抱你过去别脏了大神的衣服……”夏溟扭头,看见南宫左汐扯自己衣角的动作非常像是以前看的小说里女朋友扯住男朋友衣角弱弱地说一句请不要离开,他一下子就被萌住了。

  南宫左汐脸一下子沉了下来,一把甩开他的衣角,自己走到了那个小角落。夏溟吓得赶紧跟了上去,生怕这位南宫大神等会一个眼刀过来自己就横死在这金山旁边。

  南宫左汐虽然没有同家中的长辈一起外出探过宝,也没有独自一人闯过什么前世高人留下的遗迹,但是被禁闭的童年里她接触得最多的就是书籍,并且大部分的书是讲述一些大陆上的珍奇异宝之类,但是这几个看起来造型奇特甚至可以用怪异来形容的东西,却是没有一个和南宫左汐脑海中能记住的书中记载的是一样的。这实在是有些说不通,所以南宫左汐才会如此的好奇。

  南宫左汐仔细的打量着这几个东西,发现这些动东西的造型异常的奇特:一个是用纯金镶灵玉打造的一个看上去像是一块白板一样的东西,另一个是香炉鼎一样的小物件,看上去也是纯金打造,上面雕刻着龙与凤,还有一个在更远的角落里,看上去像是一块镜子,但是那背面却是一整块碧瑙玉雕琢而成的嘲风。

  南宫左汐伸手去抓那块灵玉打造而成的白板,刚想一把抓过来看个清楚,却没想到这东西竟然如此沉重,她竟然没有拿起来 !

  夏溟看着这几个玩意,就像是看到了一个赤裸的绝世美人一般,他飞快的冲了过去,蹲在地上看着这几个东西。南宫左汐踹了他一脚,恨铁不成钢。夏溟赶紧移动过去,帮助南宫左汐把那块白玉板捡了起来。

  南宫左汐仔细的打量着这块白玉板,左摸摸右摸摸但是都没有反应,但是有这么沉重,给普通人家是必定不可能的,但是给修仙世家做饰品展出炫耀的话,又不太像。并且她觉得放在这里的东西必定是贵重之物,不可能只是些花架子。

  夏溟可没那么多心思,他又动手翻动了一下那个纯金打造而成的香炉鼎,看着这金光闪闪的炉鼎,他哈喇子都要流下来了,这可是钱啊!赤裸裸的钱啊!这简直就是……!

  正这么想着的夏溟没有发现自己的手指已经被这件鼎器的花纹划破,割破他手指的是花纹上金龙的犄角。鲜血流淌了下来,缓缓地从龙头滑过,龙的眼睛看起来亮了几分。

  夏溟可没有观察到这么多,他左看看右看看发现这香炉鼎除了重之外,他自己找不出这东西别的任何用法,于是夏溟决定放下这个,去看看那面雕刻着嘲风的像镜子一样的东西。但是当夏溟把这香炉鼎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抬手之时,却发现这香炉鼎传来一股巨大的吸力,而且这个时候,夏溟也终于是发现了自己流血的手指。香炉鼎传来的吸力就只针对他流血的手指!夏溟吓得跳了起来,他更是惊讶的发现,这香炉鼎也追着他的手指,在空中缓缓的漂浮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呀这什么玩意啊!”在地球上从未见过这般奇异景象的夏溟,忍不住破喉咙的大叫了起来,并且成功的吸引了南宫左汐的注意。南宫左汐一直站在原地,尝试用自己的灵力连接那块白玉板,但是不管她如何尝试,那块白玉板却依然没有任何的动静。

  听见夏溟的鬼叫声,南宫左汐面无表情的抬头,发现夏溟正惊恐的看着漂浮在他胸前一米处的金色香炉鼎,还有鲜血从夏溟的手指处被吸入那香炉鼎之中。南宫左汐此刻并没有断开与白玉板灵力的接触,但是看见夏溟这一副没有见过世面的样子,她还是在心中说了一句白痴。但是这时候,南宫左汐用灵力连接都是许久没有反应的白玉板,竟然开始缓缓的发出金色的光芒!

  光芒散尽,洁白的玉板上浮现出两个金色的大字——白痴。

  南宫左汐登时脑子里一片混乱,她脑中很快的划过“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块板子能将我所想的事情变成文字性的东西么”这两个念头,果然,白玉板又是金光一闪,这两句话先后出现在这块白玉板上。夏溟此刻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觉得之前那白痴两字分明是在说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