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夏夏夏夏夏夏夏夏夏

EC这安利如何不接受233

符轮镜.启 第三章.功法

符轮镜.启

第三章.功法

  夏家因为来了几位天界的大人物,一直是一派喜气洋洋,晚上也是张灯结彩,灯火通明。夏溟已经不想再去回想夏青喝酒喝得有多么的开心了,要不是他阻拦着,怕是不知有多少丫鬟要在死在了夏青的色爪之下。这本来应该庆祝的,是夏溟成为了南宫家的入赘女婿,让夏家多了一个依靠,但是关键人物南宫左汐却一直没有出来过。

  在夏青的再三说教下,夏溟决定自己去“拜访拜访”这位南宫家的三小姐。

 

  于是——在月黑风高的夜晚,夏溟推开了南宫左汐所在的房门。

  但是就在夏溟还没有实质性的迈出去第一步,一股凌烈的杀气如同尖锐的刀子一样,冲他直直的刺来。夏溟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冷汗直流。“等等等等南宫…南宫左汐!是我啊我是自己人啊!”

  夏溟只觉得眼前一花,一个雪白的身影便是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好快!”夏溟心中暗道。

  “那个…呃…父亲大人请你过去……”看着对方也没有说话的意思,夏溟尴尬的笑了笑,挠了挠头,说道。但是南宫左汐看着他,像是在打量着什么奇怪的东西。“你…你不去就算了…我和父亲说……”

  夏溟看着南宫左汐这种无机质的目光,打心底里觉得少年时的教育就是重要啊。

  南宫左汐看了他半天,然后拉起夏溟的左手,她伸出青葱的右手手指在他的掌心划过。

  “什……?”夏溟一屁股从地上坐了起来,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眼前的女孩。“什么玩意?”

  南宫左汐在夏溟的手心里划着,夏溟感觉着感觉着就觉得南宫左汐比划的纹路像是一个字,他挠了挠头。“那个,你说啥?”

  南宫左汐有些恼火,像是对夏溟刚才的迟钝有些生气,她掐了一下夏溟的手背上的肉。“和—他—们—说—我—不—去—了。”南宫左汐比了比嘴型,夏溟还是一如既往的看成了别的意思。

  “哎呀…真是麻烦……!”夏溟看着眼前白发的女孩,这个自己未来的妻子,他突然反手一握,把南宫左汐的右手紧紧的攥在手里,然后大步向宴会走去。南宫左汐明显没有想到夏溟可以这样流氓,她那一瞬间惊呆了,根本没有反抗。

 

  夏溟发现自己真是越来越不中用了。连在自己家他都能迷路,他也是佩服自己佩服得五体投地,更别说他还紧紧地拉着一个姑娘的手,这可是他在地球上从来没有干过的事情啊!作为一个资深的处男,他真的有些紧张与激动。

  南宫左汐现在也是明白了眼前这个男孩为什么傻傻的呆在原地半天没动,最有可能的原因就是他迷路了。“果然是个不中用的人啊,”她心想着。“在自己家里都能迷路也是一个奇葩了。”于是南宫左汐一把把手从夏溟手里抽了出来,冷冷的站在原地看着夏溟。

  夏溟呆呆的不知该说些什么,他尴尬的笑了笑,随即转过头去。可能是心中觉得有些过不去,夏溟兀自的朝着一个回廊走去,也没有看身后的南宫左汐。

  这回廊越走越黑,起初回廊上还有灯火,但是夏溟走到回廊的转角之时却发现后面的路上黑漆漆的一片,没有一丁点光,他心下有些恐惧,但是还是硬着头皮往前走。

  啪嗒啪嗒。

  他都能听见自己清脆的脚步声,心中不由得更加的害怕,夏溟猛然停住了脚步,回头。夏溟果不其然的看见了那白色的身影跟在自己的身后,,夏溟想了想,还是向那女孩伸出了手。“这里黑,我抓着你比较好一些吧?”

  南宫左汐想了想,伸手抓住了夏明的衣袖,大踏步向前走去。夏溟发现,即使南宫左汐步伐再怎样快,再怎样用力,她的脚踏在地上都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反观他自己,步子踏踏踏的非常响亮。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功法了吧?

  功法,是这大陆的一大奇宝。功法是由远古上神依据自己的战斗习惯所创造出来,经历了千变万化,流传下来的战斗技能。功法分为四级别:天,地,人,黄。而在四个级别中,又每每分为低级,中级,高级,极品。黄级功法最低级,也是最容易学会的,通常在市面上很常见,并且但凡是有些许实力的小家族便是拥有不少黄级功法。而人级功法则是稍高一级,也是比较少见,通常只有在一些小型的宗门,或者一些有一定底蕴的大家族中才方可见到。在人界,即使黄级功法再怎样的常见,一卷人级功法也可在拍卖会上卖出至少30万金币的价格,有时一卷人级极品功法甚至能够卖出1000万金币的天价!而人级之上的地级,更是难得一遇,甚至可以说是可遇而不可求!夏溟曾经听说在人界北灵域的某个知名的拍卖会上,曾经出现过一卷地级中级功法,当时是北灵域的某个超级大宗以一上古神物碎片交换而得!由此可见,地级功法的价值,甚至无法用金钱来衡量,更不要提那天级功法了!

  据说人界已经许久没有出现过天级功法了。

  夏溟知道的确实很多,但是他身为一个菜鸟,还没有到需要功法的地步。他现在连经脉都没有办法打通,更不要提什么修炼功法了。想到这里,夏溟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转,看着身前扯着自己快步疾驰的少女,心头滑过一个想法。

  “喂!南宫左汐!”

  “……”南宫左汐回头看了他一眼,眼神中带着淡淡的疑惑。

  “你…有没有能够打通经脉的方法?你来自天界的五大世家,这种东西也一定有吧?”夏溟贼贼的笑了笑,既然有资源,那就要物尽其能的用啊!

  南宫左汐扭过头去,不再看夏溟,但是她发现前方突然变得明亮起来,在这黑暗的回廊里有些不对劲。

  但是她还没有来得及停下步伐,便扯着夏溟一起冲进了那亮光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