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夏夏夏夏夏夏夏夏夏

EC这安利如何不接受233

符轮镜.启 第一章.最怂蛋的穿越以及最扯淡的好运

第一章.最怂蛋的穿越以及最扯淡的好运
  夏溟再一次抬头看向镜子里的那张脸,十多岁的少年,虽然没有妖艳美丽但是至少也是英俊潇洒的,可是这样一张“高富帅”的脸怎么可能是他一个本本分分当了20年的**丝的人的脸呢?
  而且这个世界根本就是脱离了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的吧!他还见过他这个身体的主人的父亲飞起来过……
  夏溟来到这个世界,是在一年之前。
  当时他还是地球上人口众多的天朝人的一员,本来就只想着老实本分的挨过4年大学,然后出来发传单的男**丝,没想到有一天竟然因为吃了板蓝根泡的泡面导致身体不适……穿越了。
  看起来回顾起点中文网上最神奇的穿越也不过如此,看上去他还是最怂的。夏溟还记得那一天,他一边打游戏一边把室友当作小厮一样召唤过来,以傲慢的语气对他说让他泡一碗泡面。
  于是室友就居心叵测的给他来了一桶板蓝根泡面,然后他就……
  穿越了!
  夏溟无时不刻的想打死自己的室友。本来他变成了一个高富帅是个好事但是在这个世界里,拥有一种可以无视引力存在的东西,叫做“灵力”,而灵力是由人体吸收天地精华产生,这些灵力都会储存在丹田之中,慢慢的积累。也就是说,积累的灵力越多越厉害。但是人体吸收的天地精华实在是少之又少,于是有人发现了可以在体内的经脉之中煅炼灵力,达到加强灵力的效果,这也就是人们所说的修炼。而修炼到了一定的境界,灵力就会由能量态变为液态,这些液态的灵力更加厉害,修炼到这个境界的高手,通常都是许多大宗门、大家族的追捧者。
  夏溟了解到,这个世界分为上仙界、人界以及修罗界,而上仙界有五大世家十二秩序者,人界又分为北灵域、南穹域、西玄域、东魔域以及中都五个区域,修罗界没有划分,统一由他们的王统治。现在修炼者大多数在人界,只有少数人能够飞升到上仙界。
  知道了这些之后,夏溟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热血沸腾的感觉,他当时立刻兴致勃勃的跑回了自己的屋子,集中精神想知道自己的实力究竟如何——
  然后他发现他根本没有灵力。
  后来从仆人口中了解到,原本的夏溟本来小时候是很勤于修炼的,但是紧接着夏溟就发现自己十二经脉堵塞!
  这种原因只能是先天原因!经脉堵塞对于修炼者来说无异于是下了死亡通知书一样,于是,这个世界的夏溟便开始自暴自弃,紧接着便成了中都天玄镇的有名的纨绔公子。
  然后这货就睡着睡着就被地球的这个夏溟穿越了,看起来这个世界的夏溟更加的倒霉,难道叫做夏溟的人都这么倒霉嘛!难道上天就这么嫉妒我们叫做夏溟吗!
  于是,夏溟就这样在这个世界继续着之前的夏溟的名声晃荡了一年,也是没有什么长进。
  夏溟摇了摇头,捋了捋自己有些长的头发,露自己那张脸,这时有人敲门。
  “进来吧。”夏溟没有转身,只是不在意的喊了一声。
  “少爷,家主说有贵客到来,让你去大厅。”门外头传来一小厮的声音,夏溟随意的应了一声,起身出去。
  夏溟还未走到大厅,就听见有人欢笑交谈的声音,而且声音最大的那个还是自己的父亲,这看起来有什么天下掉馅饼的事情了。
  “家主,少爷带到了。”那引路的小厮说了一声,然后夏溟发现大厅里突然寂静了。
  “爹,您叫我过来什么事啊。”夏溟扫视了一圈,发现大厅里坐着几个老者,身着着统一的着装,同时用着奇怪的眼神打量着他。
  这时,一个身着玄色长袍的男子向着夏溟走了出来,夏溟眼尖,一下子就发现这是自己的妖孽爹爹。
  夏溟的爹夏青本是一届美男,本来就是个小白脸,备受女人最捧,而且自身实力还不弱,这样应该是娶一个名门贵族的女人,可偏偏看上了一个长相平庸不会武功的女子,然后上演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成功说服家里人,然后生了夏溟。
  现在想想,夏溟都觉得狗血,而且自己的爹爹非常粗线,脑袋里缺根筋,做事不计后果,典型的坏孩子。
  “小溟啊你先坐,我等会儿再跟你说事。”夏青笑的阳光灿烂,夏溟一看就知道没有好事了,但是是乖乖的找了个下等的位子坐下。
  那群老者中为首的人看见夏溟来到,便是站了起来,对在座的诸位拱了拱手,说道:“既然人都来了,那么夏家主,老夫就把话说开了,我们上仙界南宫家家主是希望能在人界找到一位夫婿,以迎娶我们三小姐。老夫认为夏家是中都五大家之一,人才辈出,挑一个夫婿应该不难吧?”
  夏青脸上摆出一副面瘫脸,继而立刻变成思考状。然后夏青就不说话了,夏溟知道夏青这是要进入睡觉的听会状态了。看着那几个老者头上的黑线,夏溟决定还是说句话别冷场了。
  “那个……有……有什么要求吗,比如长得帅啊什么的?”夏溟还顺便举了手,一下子把大家的目光焦距到了他自己身上。“或者别的,武功高强也可以……”
  那老者摇了摇头,“这倒没有,不过你是……?”
  “我就是那个家伙的儿子。”夏溟指了指夏青,“我叫夏溟。”
  老者又上上下下打量了夏溟几眼,点了点头,随口问道:“你的修为是多少?”
  夏溟僵在那里不敢动,嘴角抽了抽,愣是没有说。老者看他似乎不太愿意说,也没有勉强他,大致上是猜到了什么缘故。夏溟也不说话了,转头望角落里看。
  忽然间,门口又想起轻微的脚步声,然后便是大厅的门被推开的声音。夏溟下意识的抬头看向门口,发现一个娇小的身影一下子窜了进来,而且径直的走到他对面的位置上,坐下,蜷起来,整张脸上只露出一双眼睛。
  那是一个女孩儿。
  夏溟打赌,这个女孩是他见过最奇怪的人。
  她的头发是罕见的冰白色,发梢还泛着点点滢蓝,看上去像是拢着一层白纱;那女孩的皮肤苍白的有些病态,吹弹可破般;她的眼眸定定的盯着地上,透白的瞳孔里藏着一座冰山。似乎感觉到夏溟的目光过于长时间的盯着她,女孩把目光从地上转移到了夏溟身上。
  干—什—么。
  女孩比了个口型,没法出声。但是夏溟看成了:去—死—吧,一下子百思不得其解,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他转头,捅了捅坐在他身边的南宫家来得一位老者。
  “哎,您知道她是谁么?”夏溟用手遮住嘴,指了指那个女孩儿。老者扭头看了夏溟一眼,又看了看那女孩,也掩嘴说道:“可不就是三小姐,南宫左汐!”
  夏溟挑了挑眉毛,嘴角抽了抽,继续说道:“她没办法发出声音来么?”
  “不是,三小姐4岁的时候跑到家族禁地,被施以家法,关了十年的禁闭,出来的时候头发就变成这样了,而且只会比口型发不出声了。”
  “我擦,太狠了吧。”夏溟脸拉了下来。
  “三小姐的情况就是这样,没办法,南宫家只看实力啊,所以家主才会让我们来人界给寻个夫婿。怎么样,小伙子,我看你倒是挺合适的。不如就这样吧?”那老者笑了笑,突然抓起夏溟的一只手,对着为首的老者喊了一嗓子。“大长老!这小子说他愿意!”
  夏溟傻掉了,他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正当他期盼着那位大长老摇摇头说他的修为不够格的时候,大长老却是轻轻的点点头。“可以。”
  在夏溟整个人快要坏掉的时候,夏溟余光瞥见夏青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还冲夏溟笑了笑,拍了拍巴掌。“南宫长老,既然如此,那我儿子就卖给你做三女婿了。”
  夏溟整个人都坏掉了。
  蜷缩在椅子上的南宫左汐眨了眨眼,好奇的看着夏溟,又看了看夏青,然后跳下椅子,走到夏溟面前,扇了他一巴掌。